蠟燭間

蠟燭間

《不掉淚的蠟燭》      曲: 王建勛    詞: 莊奴


為世間受盡了累

為凡塵吃盡了苦

可愛的慈濟人 你是不掉淚的蠟燭

有眼淚往肚裡流

有辛酸從不吐露

可敬的慈濟人 你是不掉淚的蠟燭


永遠不掉 燭淚的蠟燭

燃燒自己照亮別人

至高無上的奉獻精神

你是慈濟最大的支柱


小小燭光 照今復耀古

給人光明給人幫助

至高無上的奉獻精神

給了慈濟莫大的鼓舞


精舍常住自製的蠟燭,慈濟人稱之為「不掉淚的蠟燭」

這種蠟燭源起於證嚴上人修行之初,看到傳的蠟燭,燭淚涔涔,滴在桌面,既不惜福又不乾淨,於是上人思考如何讓油盡燭滅,完全燒。一九八一年間,上人的智慧巧思,以養樂多空罐當模具,以香為燭心,穩定燭心的圓鐵片則取材自浪板上的小五金,待蠟油凝固冷卻後,撥下養樂多罐,包上透明紙外衣,即是一支不落淚的蠟燭。早期靜思精舍都以此種蠟燭作結緣之用。 一九八二年,靜思精舍採用自動機器模型大量製造,並成為常住眾的經濟來源一。

上人勉勵慈濟人,要學習這種蠟燭不掉淚的精神,勇敢面對人生。而人心中的愛,也如同蠟燭心,需要點燃,才能發揮良能。

每天早齋後,靜思精舍製作蠟燭處,常會有一堆前來幫忙、或好奇圍觀的人,等著看蠟燭的製作程。好奇、期待的神情,有點像跂於餐桌前嘴饞的小孩,攀著桌沿,引頸等待母親打開那裝滿好看顏色的糖果罐。

只見師父自紙箱中取出一塊長方體的堅硬白蠟,舉起大榔頭朝硬蠟中心點順勢敲擊下去,白蠟應聲分裂成四小塊;如此依法炮製,將白蠟重力敲擊之後層層疊起。

「這需要孔武有力的人來做!」一旁正燒著油,準備將蠟塊溶成蠟油的常住師父,邊說邊將小塊的白蠟往鍋裡頭放。同時,開始調配蠟燭的顏料。

當鍋裡的硬蠟隨溫度升高漸漸溶化,再以水瓢慢慢地攪勻,讓未化的餘塊充分化盡,變成濃度適中的蠟油。然後,將調好的顏料緩緩均勻地倒入其中。

溶解完畢後,以杓子將熱滾滾的蠟油淋在塑造蠟燭的模型台上,直到充滿每一個洞,乃至溢出。經過適時的冷卻,在蠟燭內部尚未凝固前,從模型台上拔起,接著穿燭心。

穿燭心時,蠟燭底部朝上,一手大拇指輕扣著底部邊緣,中指或食指輕抵蠟燭頂端的小孔;另一手則將香製的燭心,從底部正中央穿透。當燭心不偏不倚地從小孔中探出頭來,一個「不流淚的蠟燭」就誕生了。

第一次穿燭心的人,往往因為害怕猶豫或太自信,而讓蠟油給燙著,得經歷幾次失敗,放下不確定感,凝神專注,才能熟練準確地完成。

從一塊塊堅硬的白蠟,到一個個大小不同、色彩繽紛的蠟燭,這之間所經歷的,正如一個人心性調伏的過程。

堅硬的蠟塊,如人經年累積的「習性」,得明師、善知識的當頭棒喝,才懂得思考生命存在的意義。

願如那分裂的白蠟──破我執、滅我相──在熱水中溶化成蠟油,剛硬的心在修行中漸漸柔軟;等待因緣成熟,投身紅塵,終能發揮「燃燒自己、照亮別人」的功能。

There are no products matching the selection.